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动态 > 晨越党委建党百年庆祝大会 互讲党史大家听
晨越党委建党百年庆祝大会 互讲党史大家听
出处:晨越建管 时间:2021/7/5 9:53:03  浏览:597

2021年7月1日,“建党百年·晨越信仰——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庆祝大会暨晨越建管集团党委表彰大会”召开。“互讲党史大家听”环节,集团机关支部张雷、造价支部何佳蔚、工程支部杨永刚先后做了分享。

机关支部张雷:《再走长征路》


大家好,我是机关支部张雷。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刘文辉是四川大邑人,在解放战争时期曾担任过国民党西康省主席、1949年12月,刘文辉联合川军将领在西康省宣布起义,西康省获得了和平解放。新中国成立之后,刘文辉先后担任过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四川省政协副主席、国家林业部部长等职务,为新中国建设作出了不少贡献。
    雅安是西康省的首府,在雅安芦山420地震之后,我带领晨越集团的党员代表,第一时间奔赴灾区,全面开展灾后恢复重建工作,晨越集团一直秉承“党员是骨干,骨干是党员”的传统,在危急险重的灾后重建工作中始终发挥着党员的先锋模范带头作用。
    而现在,我们共产党要走新的长征路,长征永远在路上。当年的长征,是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夺取政权的长征,改革开放新时期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是新的长征。我们这一代人要走好我们这一代的长征路。新中国成立后,经过艰苦摸索和曲折实践,我们开启了改革开放新时代,迈上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长征之路,这是我们共产党具有开创性、艰巨性、复杂性的事业。
    晨越集团也有自己的新长征路,晨越要成为百年企业,成为工程管理行业的第一品牌,成为全过程工程咨询的第一标杆,也需要晨越的党员同志们发挥模范带头作用,为晨越的新长征路作出自己最大的贡献!

造价支部何佳蔚:《川军抗日》

大家好,我是造价部的何佳蔚。今天我想给大家讲川军抗日的故事。
    小时候,每次路过万年场路口的时候,总会看见这座纪念碑。那个时候,问爸爸,这是什么?爸爸说,这是无名英雄纪念碑。后来,二环路开始修高架,纪念碑被挪到了人民公园。我也长大了。知道了它真正的名字: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
    1937年的时候,卢沟桥事变,国难当头,民国时期的四川省主席刘湘毅然主动请缨抗日。征兵令一发下去,四川儿郎纷纷主动从军。抗日战争持续了八年之久,大半个中国都沦陷了,唯独日军没有打到四川。刘湘死前留有遗嘱:抗战到底,始终不渝,即敌军一日不退中国境,川军则一日誓不还乡!
    抗战时期四川人民,提供了军费4400亿,一省占了全国的三分之一,出川300万人,64万人客死异乡,平均每17个四川人中就有一人上前线,战场上每五个中国士兵就有一个是四川人,川军转战7万里,参加了抗日战场上28个大型会战,守卫了五分之一的国土,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以捍卫国家主权的神圣。
    我想这面旗帜很多人都见过是一位爸爸送给临上战场儿子的“我不愿你在我近前尽孝;只愿你在民族分上尽忠。”国难当头,日寇狰狞。国家兴亡,匹夫有分。本欲服役,奈过年龄。幸吾有子,自觉请缨。赐旗一面,时刻随身。伤时拭血,死后裹身。勇往直前,勿忘本分!” 我生于川长于川,我和他们一样,深爱且珍惜我脚下的这片土地。
    我觉得我们这一代,爱国主义教育一直都做的很好。从小就在我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现在我长大了,我还不足够优秀,也没有为祖国做出什么贡献。但我还是想说,心中有信仰,脚下有力量,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值得拥有更好的未来!
    我爱你,我的祖国!

工程支部杨永刚:《成都90后共产党员栖身无人工地》

大家好,我是工程支部杨永刚。今天我给大家讲成都共产党员英雄事迹。
    2020年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成都一街道工作人员例行巡查,在一个无人工地发现两个蓬头垢面的年轻人。经询间其中一人叫王飞是双流东升街道迎春桥社区党员,也是青年志愿者,刚为武汉运送完医用物资,在这里“自我隔离”。
    原来2020年1月20日,王飞与生意合伙人曾玉龙在朋友圈看到武汉市江汉区需要大量护目镜的消息,虽然有企业愿意出资购买并对口捐赠给江汉区,但由于疫情期间物资很难筹备,该企业始终没有找到货源,因此发出倡议,期望有志愿者帮忙筹集到这批医用物资,驰援武汉江汉。
    王飞说,看到这条消息后,他和曾玉龙当即决定帮助联系货源,并打电话四处想办法。但春节期间很多工厂都放假,又因为疫情,市场上基本买不到该类医用物资。大年三十,就在两人几乎绝望时,山东临沂一生产厂家告知他们有货。为了尽快让这批战“疫”物资运抵武汉,王飞大年初一从成都飞到济南,大年初二凌晨到达临沂。
    大年初三,疫情形势已经越来越严峻,王飞他们入住的酒店出于安全考虑,正式歇业并通知他们另寻住处。接下来他们接连被两家酒店拒绝入住。终于在一家毫不起眼的小超市买到了两床被子, 他们俩就在马路边睡下。
    大年初四,厂家告知王飞二人,物资当天就能生产好,两人随即到当地公安局备案,同时联络物流运输。但此时快递需要各种证明,而且两三天后才能到,武汉前方实在等不了!怎么办,联系货运包车?一听说去武汉,单价再高也没人答应:“大过年谁愿意跑,而且还是去疫情最严重的地区。”
    王飞随即与曾玉龙商量决定,到二手车市场去买一辆车,先用后过户。尽管在公安局备了案,但车主仍对王飞不放心,又一起去当地派出所进一步核对了身份信息,并签了附加协议。办完所有手续开车离开派出所,已是大年初五凌晨。当晚在车上过夜。
    大年初五一早,只睡了五六个小时的王飞和曾玉龙去厂里装好物资,亲自把这批医用物资送往武汉。中午12点,两人加满油,穿上爱心企业为他们准备的防护服,正式上路。由于曾玉龙不会开车,驾驶任务自然就落到王飞身上,连续9个小时跑下来,王飞疲惫不堪。但两人心中信念十分明确,尽快把物资送到指定地点,让需要的人用到最需要的地方。
    快到武汉了,荆楚大地天寒地冻,王飞和曾玉龙此时心情却舒畅温暖了许多。突然,发动机发出了异响,车子出毛病了。事情紧急,两人决定不管那么多,继续前行,能走多远走多远,“拖”也要把物资“拖”上战“疫”一线。运气还不错,车子最终抛锚时,已进入武汉江汉区地界。两人喊来拖车,在大年初六凌晨2点再次“如愿以偿”地将一车医用物资“拖”到了指定卸货地点。“总算是不辱使命!”。
    货送到了武汉战“疫”前线,新的困难又摆在两位年轻人面前。新冠肺炎的传染性强,为了避免交叉感染,在隔离时间没有满的情况下,他们肯定不能回家。返回成都的王飞和曾玉龙在成都找了一处无人的工地,住进工棚进行自我隔离。于是,就有了元宵节街道工作人员例行巡查时看到的一幕。

品牌管理部
                                                 

   
 
走进晨越 晨越文化 新闻中心 晨越服务 晨越中国 人力资源 BIM培训 灾后重建
公司概况
组织架构
公司资质
公司业绩
文化理念
企业宣传片
员工园地
内刊
公司动态
行业资讯
政策法规
服务范围
服务流程
用人理念
人才招聘
考试通知
校园招聘
灾后重建
重建项目
走进晨越 | 新闻中心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