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晨越文化 > 员工园地 > 不喜新,独恋旧
不喜新,独恋旧

多数人喜欢新:春花,新茶,鲜衣怒马。
      而我只念老旧:古书,陈酿,故园老屋。
      故乡总是老旧的好。少年出行,青春做伴,梦想装满行囊,那是怎样的一份意气风发、慷慨激昂。待几十年后,一事无成,满头斑白,两目风霜,不想回却不得不再回故里,那是如何的一份近乡情怯?只是再希望看到的,依然是那山峦、那河塘,依然是那篱笆、那村庄……故乡对你的爱春风不改,故乡对你年轻的决绝只有包容。数十年来,你早已把她抛于脑后,她却对你始终如一,低眉守望。
      如果你满身“八千里路云和月”的风尘,回到故乡,看到的却是一个小楼林立、车流拥挤、面目全非的故乡,那你情何以堪?只能把心安放在明月里那老旧的故乡了。
      房子也要老旧的好。老房子不必大,无须几进几出,亭台轩榭;也不必精,无须雕梁画栋,富丽堂皇。老旧才好。只要一个小小的院落,处处泛着久远烟火的温暖味道。老房子屋檐滴落的,是曾经的芳华;天井处明暗的,是经年的光阴;青苔上覆盖的,是泛黄的故事。
你熟悉它的每一个角落。你知道哪儿有唱歌的蟋蟀,哪儿有安静的蜘蛛,哪儿有独行的潮虫。你也知道哪儿适合白天打坐,哪儿适合秉烛夜读,哪儿适合临窗观雨,哪儿适合静卧听风。它早已和你合二为一了。
      这样的老房子最好地处远郊,独门独院,不受商户车流之喧扰。喜山则近山,喜水则临水,喜闹时可以进城会友,喜静时可以闭门读书。
      朋友也要老旧的好。他无须是那个添香的红袖,也无须是那个不弃的朝云,只是他一定可以与你青梅煮酒,一定可以与你西窗剪烛,一定可以与你时不时地说说渔樵闲话,谈谈菊花桑麻。
你和他有数十年的交往,他是旧交,是故人,他懂你心。你在他面前嬉笑怒骂无须压抑,也不用伪装。他不会迎合,不会敷衍,敢于揭短,戳你痛处,在你得意忘形时,他会给你劈头盖脸地泼一瓢寒冬腊月里的井水。
      衣服也要老旧的好。老衣服经过岁月的打磨,领口不紧不松,袖子不宽不窄,衣身不短不长,式样不土不洋。上厅堂之上不会招人艳羡讥讽,在江湖之中不怕沾染泥土灰尘。你穿在身上,它不会春风得意、沾沾自喜;你久挂橱中,它也不会觉得误入侯门、自艾自怜。
      这样的衣服一定要棉布才行。丝绸锦缎那是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她委身于你分明觉得自己受到莫大的委屈,颐指气使,你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你承受不起。只有棉布,如一个一起经过风雨的糟糠之妻,你未弃她,她未嫌你。她知道你吃什么口味的菜,喝什么温度的酒,那是一个旧物的贴心与舒适。
      老旧,是平凡、是淡泊、是安然,也是从容。

招标部 朱一方 (摘)
2015-8-7

   
 
走进晨越 晨越文化 新闻中心 晨越服务 晨越中国 人力资源 BIM培训 灾后重建
公司概况
组织架构
公司资质
公司业绩
文化理念
企业宣传片
员工园地
内刊
公司动态
行业资讯
政策法规
服务范围
服务流程
用人理念
人才招聘
考试通知
校园招聘
灾后重建
重建项目
走进晨越 | 新闻中心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网站意见反馈